意椋

重度中二病
全职/黑塔
一个痴汉罢了
圈地自萌

从前慢(2)

王杰希人小鬼大,拜师在林杰门下,却没学到他师父那点循规蹈矩的温润。他喜欢天马行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尝试。时常瞧见他一本正经地记下师父所说的药方医理,真正动起手来的搭配叫人看得匪夷所思。只是万变不离其宗,真正试过他方子的人都知道,王杰希的手段比他师父的还更胜一筹。

方士谦对此颇有微词,无非是因为王杰希那对人爱搭不理的态度,还有他曾几度喂死了自己的宝贝白鼠——毕竟药方也有失手的时候。

又是安然无恙了数载,直到林杰出走的那天,还是那么安安静静的。王杰希的作息一直规律,晨起洗漱完毕,必定要去向师父问早请安。林杰居室的门已经敞了大半,王杰希走进去的时候里头已经空无一人。那日阳光不算太盛,从窗棂斜射进王杰希的眼里、心里,刺得有些叫人发愣。

一时间街头巷尾谣言四起。七八个版本东拼西凑,道出了一个完整的故事——原先中草堂大当家受不了自家徒弟的挤兑,愤然出走了。闲言碎语传到王杰希耳朵里,他也算松了口气——终究是没有坏了师父的名声。

王杰希素来不屑理会空穴来风的传闻,清者自清,如今更是管不得这般乱七八糟的说辞。没人知道林杰为什么离开,连王杰希自己也不太清楚。他与师父亦师亦友,隐隐觉得这是对自己的试炼,该到他扛起中草堂的时候了。

王杰希还是那站在风口浪尖上的人物,这下却是气定神闲,坐上了中草堂大当家的交椅。
人道是意料之外,却在情理之中。

从前慢

*中草堂药房设定

中草堂。
皇城根下奇珍异宝数不胜数,这座药房坐落在长安街头的繁盛之界,也可称得上一绝。

小店门面算不上恢宏,木门虚掩却也遮不住满溢的阵阵药香。只常见大当家林杰在柜前忙活,瞧见来人客客气气望闻问切,那愣头莽汉也被收拾得服帖,恭恭敬敬称上一声先生。他自持德心仁厚,不温不火,却也让这药房占了京城的一席之地。

二当家方士谦的医馆开在不远的城南,也隶属中草堂门下,他与林杰的性子却是截然不同。什么妙手回春、悬壶济世的交口称赞绝非徒有虚名,在他听来尽是不值一提。都言医者仁心,可他这暴脾气一上来,管你是何方牛鬼蛇神,都得乖乖礼让三分。

街坊四邻都知晓两位的脾性,久而久之,日子也就过得四平八稳。

那一日清早,一个小孩儿愣在中草堂门前,盯着那牌坊看了许久。林杰见他有趣,唤人进门来歇歇脚。那小孩儿偏头瞧他一眼,从衣间掏出一封信函递上。悠悠掷出一句:“你就是大当家?”

林杰嘴边的笑意一滞,正想教训几句不识礼数,却瞥见那信上分明是故友的笔迹。他才猛地想起前些日子听到的风声,只怕这孩子就是友人的遗孀。

他接过信封,再一打量面前小孩儿——十来岁的模样,性子却很沉稳,站在一边挺久没有出声。林杰蹲下身子与他平视,耐着性子问:“你叫什么?”小孩眼里像是碎落了星子,直直映在林杰眼里。

“王杰希。 ”

王黄—论让黄少天闭嘴的100种方法【其实。只有一种】

第一次写王黄
突然觉得黄少天好可爱啊
ooc见谅
——————————————————————
       那是来到苏黎世的第二个晚上。四大心脏聚在一起开战术小会,轮到王杰希和黄少天在一个房间待着。美其名曰,唠唠嗑。
   
       此刻王杰希正拿着一张报纸,对着房地产专栏看得津津有味,黄少天则对其嗤之以鼻。因为那压根是他从b市出来时候带的过期报纸。
   
      黄少天拍了拍桌子,对着王杰希说“jjc,不来一盘?”王杰希头也没抬,就是一句“累。”
     
      黄少天哪是肯罢休的主,心想你这才第一天比赛喊什么累。手上的动作比嘴上来得还快,抓起一个枕头就朝王杰希扔了过去。王杰希也是眼疾手快,一下子就抓起边上的枕头一挡。可惜是力气太大,嘶啦一声羽毛就是漫天飞。黄少天也是一愣,接着才哈哈大笑起来。“卧槽哈哈哈哈哈王杰希你知不知道损坏酒店公物可是要赔钱的你找叶修给你交钱去吧哈哈哈哈哈!”之间王杰希眉头也没皱一下,又抄起一个枕头就往黄少天砸去。“有什么好怕的,这点出息。”黄少天一看来了劲。“诶嘿王杰希啊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看剑!”黄少天一个侧身灵巧地躲过了一个枕头,右手拿一个枕头就向王杰希扑过去。
   
      只听见一声冷笑,黄少天稳稳当当的倒在了房间里的另一张床上。双手被王杰希死死按在床上不能动弹。“啧。力气还挺大。”看也挣脱不开,黄少天一抬眼就看了那双大小眼,不由得也是心下一紧,一时竟不知道如何开口。王杰希却发出了一声嗤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靠。”黄少天心想。况且跟自己的对手相顾无言几分钟确实不是他的风格,直直的撞上了王杰希的眼睛,问道“你想干嘛!”
     
      王杰希这才如释重负地吐出一个字。“想。”
————————————END

【牵手】王喻

第一次写全职相关_(:_」∠)_

想写写心里的王杰希和喻文州

文笔渣渣.....如有ooc见谅....最后希望他们好好的


--------------------------------------------------------

    那是从苏黎世回来的第一个夜晚,轰鸣的飞机落在b市机场的一刹那,所有人悬着的心都落了地。关于旅程和比赛着实有些疲惫的国家队选择了从VIP通道走出了机场,坐上了已经停在机场门外的微草的巴士。

    

     "这都到b市了怎么也得微草请客吃饭啊是不是啊是不是啊老王?"黄少天一上车就没闲下来,坐在座位上嚷嚷着。"黄少天前辈不急,我们都安排好了!诶师傅就是前面那家酒店。"坐在前排的刘小别应了一句,指挥着司机向前开车。

     


    "怎么,很累么?”喻文州偏过头对王杰希说。此时王杰希正用手支着头,望着所经过的b市街道出了神。“没有。”王杰希摇摇头说道,那双眼睛不自觉在身边的人身上徘徊。喻文州也不说什么,只是笑笑,接着看向了后排正在和张佳乐吵着一会儿pk的黄少天。

    


    目的地并不远,一行人吵吵闹闹进了酒店,席间的气氛很愉快,对于拿了冠军的喜悦,每个人都是不言而喻。

     


    哗啦一声,喻文州起身拉开了凳子。王杰希看了一眼,下意识的起身随着喻文州走出包厢的门。

      

    酒店外,华灯初上,夏夜的凉风吹得人很舒服。喻文州走在前面,不动声色地放慢了脚步,好让身后的王杰希追上来。

      


       "出来干什么呢?饭吃饱了?"王杰希望了望四周,关切地问。"嗯,饱了。出来吹吹风。"喻文州笑了笑,缓缓的说。"也好,我跟着你,这块儿我熟。"王杰希想了想,走向一条有路灯的小道,示意喻文州跟上。喻文州没说什么,转身就往酒店后面走去,王杰希看了看那条小胡同昏暗的灯光,愣了愣神,只好认命的跟上去。

     


    昏暗的路灯下,并肩同行的两人的影子被拉得很长,从背后看像靠一起的样子。王杰希悄悄瞟了一眼身旁的喻文州,只是默默的往前走,但其实前面只有一个死胡同,他也不知道喻文州发现了没有。

     


    喻文州的步子很轻缓,双手插在外套的口袋里,王杰希不知何时有些出神。记忆中喻文州的手骨节分明,指尖修长。其实职业选手大多有一双灵巧的双手,只不过喻文州被冠以手残的名号,有时他会为这双手暗自抱不平。他回想起自己和他第一次见面的情景。观众席上,自己看似大言不惭的一句话,让自己结识了此后的岁月以来一直竞争的两位最难缠的选手。那个冷静温润的少年的手有一丝冰凉,与他第一次握手的情景,一直深刻地停留在记忆里。

      


    "王队?王队?王杰希。前面没路了。"王杰希想得入神的时候脚步越来越快,不知不觉已经被一堵墙拦住去路,直到听见喻文州的提醒,才一下子反应过来。"文州,把手伸出来。"王杰希有些一本正经地说着。"嗯?有事么?"喻文州觉得有些奇怪,平时这个有些严谨的人今天好像有点心不在焉。他还是没有什么迟疑地,伸出了自己的左手。啪的一声,是手被回握的声音。

      


    还是冰冷的触感,如同初见的那样。王杰希想。喻文州显然有点吃惊,牵手这样看上去略显腻歪的举动,实在不是王杰希的风格。

      


    王杰希拉着喻文州的手转身就往回走,脚步略显急促让喻文州有点跟不上。"要去哪儿?""我家。"

       


    王杰希清楚地感觉到自己握着的手里泌出薄薄的汗,他仿佛可以想象身后人愣神又紧迫的表情,不由得稍扬起嘴角。

        

    还是昏暗的路灯下,两个被拉长的身影中间,是十指紧扣的两只手。